郎中:陽光頌(組詩)

作者:郎中 | 來源:中詩網 | 2019-09-29 17:45:48 | 閱讀: 次    

  導讀:最好的陽光總是在路上 / 最好的陽光總是照在靈魂的深處……

  
  最好的陽光
 
最好的陽光
總是在陽臺外
撫摸思想的玻璃
透進沒有寒冷的光
恰好的熱量
和綠色的愉快
紅色、紫色的瞳孔
一起縮小放大
平和的茶在木質的椅子上
等待鳥鳴的復雜
尤其是一種鳥的尖銳
總是把我捧在眼前的漢字
逐個逐個的擦亮
我享受這陽光的善良
 
這陽光在故鄉的菜子湖里
洗過。濕地的一萬種鳥
用翅膀扇動香甜的清風
為陽光助力,讓陽光飛動
 
這陽光在故鄉的大楓樹上
被搖落。幾千年的蔭涼里
有酣暢的午睡。陽光的聲音
在楓葉的密語里傳到遠方
 
這陽光在故鄉的姥山上
刻意停留。墓碑前豐盛的草木
細找爺爺奶奶的只言片語
殘缺失落的祖傳秘方
 
最好的陽光總是在路上
最好的陽光總是照在靈魂的深處

 
  蟲島
 
這也是一處海。
連著東海的潮。
 
晚風吹落月色。
蟲子的聲音堆成一座島。
 
小橋流水映山紅。
路燈下的一張椅子
成了島的主人。
教堂里安靜的牧師。
 
我坐在蟲子的聲音里
胸脯抑揚頓挫。
月色和花香軟成了媽媽的
搖籃,輕輕地晃著我疲憊的靈魂。
 
我索性把靈魂扔給蟲子,
大聲說,拿去吧!任其噬咬。
讓媽媽看我血淋淋的樣子,
為我垂淚為我包扎。
 

  斑鳩之痛
 
所有的鳥鳴
被摁在一片片綠葉上。
所有的鳥鳴都在努力刺出
重圍。這輩子耿耿于懷。
這輩子既生瑜何生亮!
 
所有的植物
都有自己的位置。
保持著舒適或不舒適的距離
(有些是文明的戳記)。
山頂上,山腳下,臭水溝旁,
高樹,矮草,野花,
都會長出自己的春夏秋冬。
各自的風采。各自的模樣。
 
胖胖的身軀,憨厚的表情。
知道言多必失,禍從口出。
知道自己渾厚的嗓音和純正的美聲。
知道同志們的當心。
使勁地憋住。小區里憋,公園里憋,
山上憋,山下憋,家里憋,會場憋。
醒著不咳嗽,睡著不打鼾。
不說話,更不敢歌唱。
可是這滿山遍野的花,滿山遍野的春光。
特別是酒過三巡,
我想發個言:咕咕,咕咕……
 
媽媽聽到了,趕忙捂住了我的口
 

  蟬聲如潮
 
湖邊林蔭
隱蔽處的蟬聲
擁擠潮濕,湖水躁動
閃電般的分裂
牽引神經,透明的裂紋
要撕開這空氣
撕開這個季節厚厚的膜
 
這混沌的季節
模糊了很多事物的
界線,蚊蠅沉淪
縫隙,陰暗潮濕處
生了無數的苔蘚
慘白的臉,猩紅的笑
陽光被雨水折得彎彎曲曲
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氣
我和這些個山水過不去
我等待干凈的頌歌
 
刺破吧,刺破它
讓陽光是陽光
讓風是風,雨是雨
讓藍天是藍天,白云是白云
讓男人是男人,女人是女人
我喜歡這個世界的簡約清白

 
  狗吠
 
這是一只小狗的聲音,
很小的那種,聲音很幼稚。
欠缺老練的表達,
貼著黃昏在飛。
 
老爺爺抱著
可愛的小孫兒,站在
一株百年的廣玉蘭下。
一根結痂的枯枝,
伸出了嶄新的臂膀
伸向前方香氣馥郁的
花朵,銜接那種不可復制的
純潔。在仲夏的晚風里,
挽留茂盛的深綠中
一絲蛋清般的羞澀。
 
書房里的寂靜,
正在磨合黃昏的
密紋。耐心地承受
高架的顫抖和街上繁復的足音

 
  味道
 
熱氣騰騰的大平原
紅色的血液
充沛的雨季
一百種味道在土壤里
 蚯蚓的模樣,吞吐日月
黑暗涂上薄薄的一層金粉
醒著的心臟,跳動
江河海洋,一葉扁舟
破敗的帆,不知何處是岸
美麗的風景,軟體的蠕動
向世界索求無限的價值
有限的生命,很輕的奢求
沉重在眉宇間堅硬如刀鋒
無數條支流都有很多的舍與不舍
那個地方的水草和方言
滿足海洋的經典吞咽
無問西東,酸苦甘辛咸
一座座山脈
山上的石頭、野獸、原始森林
頂級群落的桂冠戴了很久
新長的草木強大的欲望
抬起頭,突破腐朽
離天空更近
解凍的土壤里,蚯蚓
味蕾在春雨里濕透
無牽無掛,敞開心扉

 
  枯黃的柳絲
 
水的想法
說不出口
枯黃的柳絲
在連綿的秋風里
靜穆。一動不動
苦思冥想的神情里
這么早,就構思著
對秋天的悼詞
 
柳樹旁的空地上
一老者滿頭白發
正在打著太極拳
一招一式,似有回天之力
野馬分鬃,白鶴亮翅,手揮琵琶
行云流水。打著打著
柳絲又有了春天的模樣

 
  秋分
 
哥哥在季節的路口
安營扎寨
回望通紅的炮筒
彌漫的硝煙
一只和平鴿落在
枯枝上。像極了
幾百年前的那只昏鴉
 
弟弟在哥哥的目光里
前進。隨著一枚金黃的葉子
飛行。在大洋的彼岸
一個低于塵埃的機場
降落。啃了一口紅紅的
蘋果。喝了一杯新釀的
葡萄酒。心酸。忍不住地回頭
哥哥已是滿頭白發

 
  我在安靜處
 
沒有風。
太陽花立在窗臺上。
紅了我的視線。
紅了綠的樹。
紅了灰色的樓。
周圍的事物都在
太陽花的感染里
天真無邪。陽光
突然間的涌出
像掌聲一樣挪出了
太陽花于靜默中的
嬌羞。
 
陽臺上的植物無聲。
兩把椅子無聲。
長長的吊蘭
把所有漏網的喧囂
結起來,輕輕地往下放。
三角梅寬大的葉子
似乎要有推心置腹的交談。
可陽臺上依然是
狹小的空間一片空白。
紅色的灑水壺獨自眺望
窗外的太陽花。
 
書房里書桌無聲。
寬大的書櫥無聲。
裊裊的茶香無聲。
我知道我背后書櫥里的
每一部作品里,
都有巨大的聲響,被
我緊緊地合著。
久而久之,它們便學會了
沉默。只有當我打開時,
那些字才會跳將出來
開疆拓土。
 
此時此刻,世界上
只有我敲鍵盤的聲音。

 
  響雷
 
這是我今年聽到的
最響的一聲吆喝
干旱了這么久,賣什么呢?
窗外閃著嚴肅的白光
 
主席臺下小聲議論
開會之前,臺上領導未至
雷聲很小,隨著蚯蚓
轟隆隆在天邊蠕動
 
嘩啦!窗外的香樟樹
突然一個斷喝
閃電的笑容,大概是香樟的
邀約。這一下
就這一下
肯定嚇到了誰
也鼓舞了誰
 
這之后,世界很靜
只有雨一直在下

 
  荒原
 
石頭和石頭對話
風沙和風沙笑談
一棵顫巍巍的枯草
哼著秦時明月漢時關
將天地撐開了一條縫
淺灰色的輸液
流進了深褐色的血
一萬只細胞在同一個主題下
沉悶地張大了嘴巴
如果上下合攏
就是一個巨大的聲響
 
無數只鳥鳴
脫穎而出的槍炮聲
荒原里有敵人構筑的防御體系
鳥鳴的厚度
正在拓展天地的縫隙
遠方集結的萬紫千紅
已經埋伏了一萬年
就要發起沖鋒
正在等候電閃雷鳴

 
  黃昏公園
 
黃昏散靠在
那面綠茵茵的山坡上,
和樹一起。
聽,晚霞彈奏白云。
綠色深處的郵箱,
低矮如小草。
肖邦穿越時空。
山花般的夜曲和圓舞曲
漫天飛舞。
何人認領?
 
三只鳥兒
從我的頭頂上
熱烈的飛過。
周圍山野漸稀的鳥鳴,
終于在太陽落山之前,
推出了幾聲清晰的布谷鳥。
故鄉的原野掠過天空。
給靜謐的黃昏,掩上了
一層深邃和悠遠的煙塵。
 
鳥鳴和樂聲
填滿了黃昏的每一個縫隙。
大路和小道上,
我們一起和公園起伏胸脯,輕聲細語。

 
  回家
 
圓圓的春運
貼上回家的標簽
立在世界櫥窗
成了中國品牌
 
五色的漂流瓶
竊竊私語
在藍色的海洋里
躁動不安
微風細浪等待未來
幸福總會發現
屋檐下蜘蛛的網
撒向遠方,網住
月亮不停的圓缺。網住
大潮里的靈光。網住
漂流瓶里傳世的樂章
 
故鄉安放不下肉身
他鄉無法寄存靈魂
一輩子,不停地回家、離別
回家總是在體內醒著
睜眼數著滿天的繁星
一聲乳名捧住沉寂的泥土
離別的鋒芒突然在柵欄外
戳破楓樹的淚滴
 
一輩子都在回家
一輩子都在離別
一輩子,都在回家,回家
  作者簡介:郎中,本名江雙樂。安徽蕪湖人。文學學士。執業醫師。大型三甲公立醫院高管。中國詩歌學會會員,安徽省作家協會會員。出版詩集《經典藥方》。詩集《最好的陽光》《抽象島》正在出版中。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彩经网河内五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