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虹的詩《B?H》讀后 ——神話色彩,幽遠意蘊

作者:姜悅璇 | 來源:中詩網 | 2019-10-04 | 閱讀: 次    

  導讀:冰虹詩《B·H》的意蘊是開在語言上的花朵。言簡意豐的語句勾勒出靜謐清幽的意蘊。這首詩以其對比性的意象、意象之間組成的畫面、躍動的想象營造出一種神秘朦朧的美質,看似清幽,卻升騰著一股追尋理想的熾熱之力。

我是帶冰的火焰
是雪天中翱翔的火鳥
當群星攏起灼熱
我正隨靈光穿梭
黑暗和風霜不能覆蓋的顏色
殘月中夜鶯的歡歌
奉獻給最寂靜之地
在恍惚的霧中
在未知的深處
像陰影下流動的清澈水波
像鳳凰花開屏在夜色
  ——冰虹的詩《B·H 》 
 
  有論家稱詩人冰虹是“塵世中的美神”。我很好奇,怎樣的詩人才能稱之為“美神”呢?急急尋來冰虹的詩集,細細賞讀,讀之令我驚異至極!真是好詩呵!這里,就冰虹詩《B·H》,談談我的看法。
 
  一.美學印象
 
  冰虹詩《B·H》,讓我驚異于其所創設的情境之奇幻。冰雪茫茫的天地里,寒凍徹骨,忽而,一只通體閃耀著紅光的火鳥從遠空飛來,它鳴叫翱翔,上下翻騰,伴隨著一道靈光穿梭于冰與火的世界……我的思緒隨著火鳥翻飛,仿佛看到一幕幕流動的畫面,將我拽回到那遙遠的時空,嗅到屬于遠古的不可捉摸的神話般的意蘊。
  “我是帶冰的火焰/是雪天中翱翔的火鳥”,詩的第一節構筑了一幅對比強烈、極具張力的畫面。冰帶著火焰,雪天映襯著翱翔的火鳥,這極寒與極熱的沖撞,這冰與火交織的場景,將讀者驀地推入冰火兩極相交的場域。冰為何帶著火焰?火鳥為何在雪天中翱翔?冰虹為讀者置下一個懸念。 
  我隨火鳥飛翔,從天寒地凍的雪原來到“群星攏起灼熱”后的廣袤星河。這時的天空,靜謐安詳,火鳥伴隨著靈光飛行而來。以星空為幕布飛翔的火鳥,它的身影顯得如此孤單,它要飛到哪里去呢?
  天地間的黑暗與彌漫的風霜遮擋不住她的顏色,她如一團火紅的太陽,從天邊飛過來……一輪殘月懸在深藍的穹霄,似乎一切都冬眠了,惟有一只夜鶯在枝頭啁啾啼唱,用甜美的歌聲贊頌愛情,迎接火鳥。火鳥飛過歡唱的夜鶯,夜鶯的歌聲震碎了似霜般凝結的空氣。只有火鳥能聽懂夜鶯的歡歌。火鳥優美的身姿劃過天際,載去夜鶯的歌聲,朝 “最寂靜之地”飛翔。
  火鳥披著星光月光,飛啊,飛,它要找到棲息之地。林霧迷蒙,時光如波紋般悠悠蕩蕩,涌向未知的深處。忽而,她看到,遠處的密林中,矗立著一棵高大明艷的鳳凰木,火紅的花朵開得團團簇簇,雖是在夜色中,也隱約透出那如錦繡般恣意盛放的花冠。終于,她尋到了棲息之地!
 
  二、語言與思想內蘊
 
  正如文學批評家張清華對冰虹詩的盛贊:“這是屬于天空和大海的語言。”是的,冰虹詩正如她的名字一般,是冰與火的交織,是剔透與絢爛的融合。它的特質,可以用這首詩中的一句話概括——“像陰影下流動的清澈水波”,它清澈而又顯出一種朦朧的美,甚至有著絲絲神秘的魅惑,也正基于此,它構建起一個奇妙的獨一無二的冰虹詩世界。
  《B·H》的語言之美,在于它意象組成和諧的畫面。第一小節中,“帶冰的火焰”、“雪天中翱翔的火鳥”給人一種視覺沖擊力,使人想象出這樣一幅畫面:茫茫雪天中一只火鳥在遠空翱翔。它使人的思緒隨著飛翔的火鳥而飛翔。第二小節又描繪出一幅圖景:“殘月中夜鶯的歡歌”。由此聯想到王爾德的童話《夜鶯與玫瑰》:夜鶯徹夜啼唱,用自己的鮮血為追求愛情的男孩澆灌出一朵紅玫瑰,可當男孩的愛情遭到拒絕時,他毫不憐惜地丟棄了這朵用血染紅的玫瑰。這則傷感的童話對應了這句詩的內蘊。“像陰影下流動的清澈水波/像鳳凰花開屏在夜色”,讀者怎能不陶醉于《B·H》這首詩所創設的意蘊之美?汩汩清泉流淌于淡淡的陰影覆罩下,嬌艷的鳳凰花開屏在寂靜的夜色里,這種清泠泠的美如繞梁之樂震顫著讀者的心。
  透過冰虹美的語言,我捕捉到了隱藏其中的思想內蘊。這首詩與印度詩人泰戈爾的一句詩是內蘊相通的,那句詩是:“像一群思鄉的鶴鳥,日夜飛向它們的山巢。在我向你合十之中,讓我全部的靈魂,啟程回到它永久的家鄉。”(《吉檀伽利》)無論是冰虹的火鳥還是泰戈爾的鶴鳥,它們想要回去的,都是自己的精神家鄉。
  讀冰虹詩《B·H》,讓我體悟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精神家鄉,有的人已經找到,有的人還在尋找。不管找沒找到,每個有志于理想的人都愿意跋山涉水、飛越千里接近自己的精神家園,他們如同夜以繼日飛翔的火鳥,不抵達精神故土絕不停歇。夜鶯不正是為了美好的理想而付出了生命嗎?它歌詠純潔的愛情,不惜用鮮血澆灌玫瑰,擺在愛情的祭壇上。追尋理想的人不也是如此嗎?為追尋心中的“最寂靜之地”甘愿嘔心瀝血,他們如同莊子筆下的大鵬,在廣闊無邊的天地間飛翔,不飛抵南溟不罷休。對于這些勇敢的鳥兒們來說,它們所穿越的“雪天”不是外物,而是內心世界。在飛翔的途中,有時會遇到風霜,有時會被濛濛大霧包圍,有時會闖入迷惘的未知中,但正如黑暗不能覆蓋火鳥的璀璨一樣,真正追尋理想的人總會突出重圍,抵達可以棲身的“鳳凰木”。如若我們真的愿意飛越千里朝向自己的精神家鄉,如若我們真的能在追尋理想的途中不迷失方向,那么我們終會覓得一處安棲心靈的“鳳凰木”。冰虹詩《B·H》的最后兩句詩,透露出火鳥返還精神家園后的清幽自在的心境,“像陰影下流動的清澈水波/像鳳凰花開屏在夜色”,一種幽靜的喜悅,一種怡然自得,盡在不言中。
  冰虹詩《B·H》的意蘊是開在語言上的花朵。言簡意豐的語句勾勒出靜謐清幽的意蘊。這首詩以其對比性的意象、意象之間組成的畫面、躍動的想象營造出一種神秘朦朧的美質,看似清幽,卻升騰著一股追尋理想的熾熱之力。
 
  三.《B·H》與詩人冰虹

  詩歌是從心底流淌出的旋律,因此詩歌是詩人心靈的鏡子。透過《B·H》這首詩,我們可以走入詩人冰虹的內心世界。
  B·H既是“冰·火”的縮寫,也是“冰虹”的縮寫。冰虹曾說:一個特殊的機緣,取了“冰虹”作筆名。“冰”恰好切合了出生時的征候——那是冰的世界。“虹”又與宋紅霞的本名相襯相映。冰而狀虹是謂“冰虹”。多么浪漫的名字啊!仿佛令人看到一道絢爛奪目的彩虹綻放在晶瑩剔透的冰雪天際。詩中,“帶冰的火焰”、“雪天中翱翔的火鳥”,是對“冰虹”之名的闡釋吧。
  見過了詩人冰虹,覺得這名字再適合她不過了。我曾有幸在盛夏的某個午后邂逅詩人冰虹:一襲長裙款款而來,全場人為之驚艷不已——很少看到這樣一位大學教師,如娉娉婷婷的美少女,超凡脫俗到令人驚艷……
  見過詩人冰虹,讀過冰虹的詩,便不難想象她擁有一個怎樣澄凈浪漫的內心世界。她有時乘著月光來和你對話,“你要順著月光來看我/打開熹微的星輝  神之水滴/三葉草  斑斕的火苗/以暗夜為舟”(《你要順著月光來看我》);她有時向你發出親切的邀請,“心和身裝滿了清醇  隔著疏朗花影/與一彎上弦月對酌/我的友,你要不要來 和虹一起?”(《你要不要來?》);她有時攜你的手去幻境遨游,“這時  夜神為虹披上水云的衣裳/開始在月光的靈性里游蕩/千柔百轉的心緒畫出古代的夢境/先落到水底  又飄到樹上”(《冰虹夜晚》)……隨著她翩躚的詩意,沉浸于她所創造的詩世界的夢幻神奇——那宛如孩童般天真的笑靨,赤子之心和來自神的國度的冰虹詩語。
  冰虹詩中柔婉的品格,是她人格的反映。“制芰荷以為衣兮,集芙蓉以為裳”(屈原《離騷》),輕柔曼妙的語言惟有和婉的詩人才能嫻熟地運用。冰虹詩形成了屬于自己的美學風格,它所展示出的柔婉的意蘊,正是詩人冰虹純美人格的流溢。
  冰虹是在神的花園里赤足奔跑的孩子。她的心與自然相聯,她總能超越世俗的濁塵,冰虹詩永恒的美,值得我們去追尋。這種美,感知于心,是自由;訴諸于筆端,是詩意。讓我們追隨詩人冰虹的腳步,去探訪她那“大美的寂靜之地”,嗅聞生命之路上靜放的花朵吧!
  冰虹,中華文化促進會會員,中國作協會員,中國音樂學會會員,山東省青年詩人協會理事,濟寧市作協副主席,曲阜師范大學文學院研究生導師,曲阜師范大學瑯嬛詩社名譽社長。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彩经网河内五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