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馬讀詩】剛杰·索木東、木耳的詩

作者:長安瘦馬 | 來源:中詩網 | 2019-10-02 | 閱讀: 次    

  導讀:中詩網簽約作家、詩人長安瘦馬詩歌評論選。

  剛杰·索木東的詩
 
  詩人簡介:
  剛杰·索木東,藏族,又名來鑫華,甘肅卓尼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甘肅省作家協會理事、副秘書長,藏人文化網文學頻道主編。發表有大量詩歌、散文、評論、小說作品,部分作品入選各種選本,譯成多種文字。著有詩集《故鄉是甘南》。現供職于西北師范大學。
 
 
  秋夜思
 
多年以前,寓居于一座古老寺院的西側
需要平心,靜氣,頷首穿過
豁然洞開的那扇大門
從紅衣僧侶的眼睛里,小心翼翼地
挑走一擔又一擔塵世的清水
一直想收我做徒弟的長髥高僧
面如滿月,捏著酥油的花朵
 
送別又一位離世的長者時
已經是年逾不惑的子夜
路過的古寺,四大皆空的門扉
悄然關閉,一輪殘月
把夜色點綴得高深莫測
 
其實,這些年來
也歷涉了一些平坦與坎坷
可始終缺乏,書寫詩史的勇氣
我只糾纏于那些露盈霜重的細末
看一只蛺蝶的翅翼,合上
又打開,仿佛某個午后
突然頓悟的偈語
 
  長安瘦馬: 
  秋天的內涵,也許就那么幾抹色彩,或赤紅或鵝黃或參差或暗淡,都是令人激動和感傷的圖景。自古悲秋,多少文人騷客秋蟲般最先感知季節的變換,懷古憂今,傷懷嗟嘆。秋風一吹,詩意就來了,萬山紅遍,層林盡染,千百年來,詩人的情懷,在這個時刻最為深邃、最為凝重、最為深情。 
  眼睛駐足于剛杰·索木東的秋天,我在《秋夜思》里看到了一個靜謐的鵝黃的月華浸染著的寺院,聽到了從寺院里菩提樹間傳來的聲音,我想到了歐陽修的《秋聲賦》,“噫嘻悲哉!此秋聲也,胡為而來哉?”郁悶的歐陽老先生的秋聲是努力著表現豁達的,似乎少了些許的恬淡與通透,面色并不自然,甚至有點激動和無奈。 
  剛杰·索木東的《秋夜思》的抒寫就平靜、透徹了許多,或許詩人的創作多樣的,而此時我只看見詩人在自己和自己對話,靈魂深處的一個自己和現實社會的一個自己,他們不是一個身份,一個是隱藏的被世俗糾纏的皮囊,一個是大悟的閃著詩歌的光澤修行者。只有在這個時候,詩人在自己的詩歌里沐浴齋戒,然后他虔誠地凝望著人世間的過往和今生。 
  “古老的寺院”、“ 洞開的寺門”、“ 擔水的僧侶”、“ 一直想收我做徒弟的長髥高僧”、“ 逝去的長者”、“ 殘月”,“ 還有令人頓悟的蛺蝶”。這一路的詩歌意象走下來,是一個只有黑白色彩的動感畫面,寺院的門洞開又合上,詩人的耳邊只感覺有一種聲音在呼喚,有一種昭示在接引,在召喚和接引下,完成了詩歌的使命,也完成了一個“頓悟的偈語”。 
  靜心與凈心,詩人能夠“凈”下來,但是無法“靜”下來,因為詩歌畢竟不是佛語,因為詩歌就是我們的心在動,因為詩人還在紅塵中進行著喜怒哀樂,有所懼,亦有所恐,有數不清的糾結與留戀,就像詩人依然“缺乏,書寫詩史的勇氣”,但這種缺乏何嘗不是是的一種睿智和不屑呢! 
  《秋夜思》的空靈,在現代里的美得古典,《秋夜思》的月華,在秋天里格外深邃!盡管,我不知道到,剛杰·索木東的偈語,會不會讓他得到內心的安寧,但是最起碼片刻的內心安寧和精神撫慰,總會是有的!
 
2019/9/25
 
木耳的詩
 
  詩人簡介: 
  木耳,曾用筆名漁父、沉水、獵火。中國詩歌學會會員,《地平線詩刊》策劃者。作品入選《野草》《漢語地域詩歌年鑒(2017卷)》《中國鄉村詩歌選編(1968-2018)》《新詩365首》及香港《流派》。《現代青年》雜志社2017年全國十佳詩人。詩觀:安靜是接近詩歌的秘密通道。
 
 
  大寺溝
 
在大寺溝,我枯然而坐
一只巖羊,居然尾隨至此
隔著小溪
與我相望
 
塵世太靜。我們誰都沒有說話
它在飲水
我在走神
 
后來,它接近一塊巨石
我起身,似乎要開口
它卻一閃,消失在了巖畫里……
 
我原地坐下來,認真地打磨自己
就像打磨,一塊石頭的表面

 
  長安瘦馬: 
  哲學的、美學的、宗教的、音樂的、還有語言的,這些都是詩人的橋,站在橋上,詩人把自己的靈魂幻化成七彩的虹,這樣,詩人在橋上便又建了個虹橋。遠看,絢麗多姿,近瞅,一聲嘆息。 
  荒蕪的、原始的、遠古的、曾經的、還有現在的,這些是否是真實的?世間的物象以及歷史,在詩人的維度里,可以拉近,也推遠,可以是真實,也可以是虛幻。詩人的思維快速地攫取一個個堅硬的片段,就一個閃念,便能夠由細小變得博大,由毫無生氣變得詩意深邃。 
  木耳的這首《大寺溝》,在我腦海里縈紆了許久,場景的基調有些冷峻,節奏也有些沉緩,但是,讀這首詩的時候,我耳邊竟然響起了舒緩優美的交響樂,比如柴可夫斯基的那曲《如歌的行板》。 
  大寺溝、尾隨的巖羊、枯然而坐、對視、巖畫、打磨自己,這一連串的場景牽引把我們帶入到了一種情境,巖羊的蹄聲使詩歌更加靜謐而又鮮活跳動,無言的對視更是蘊含了那種欲言又止的萬語千言。是與巖羊對視?還是對巖石上的巖畫里的巖羊對視?詩人內在的思想和獨到的匠心就在這輕拈之間完成了轉換,從而抵達了詩歌的重要部分,虛和實、甚至實和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把詩歌引入詩歌的核心而不露聲色。 
  對視的巖羊在巖畫里,而這巖畫卻是遠古先民留下的謎語,是誰畫下了這些巖畫?他們是誰?他們又去了哪里?他們曾經是怎樣的一個群落?他們留下的謎團太多太多,但是這謎團也是證據,巖畫證明他們和我們一樣熱愛生活。或許這首詩就是詩人木耳不經意間追撫遠古的探尋,他和先民面對面的對視,心靈面對面地跳動,于是他打磨自己“就像打磨,一塊石頭的表面”,這種思索是對世界、對人類的一種思索和問候,這就使本詩具備了大西北獨有的堅硬的特質和味道。 
  記得有句話:“人類一思索上帝就發笑”,借用這句話,在這里,最后我說“詩人一思索上帝就心驚。”
2019/8/28
  長安瘦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遼寧撫順,詩歌愛好者,現居西安,中詩網第四屆簽約作家。有作品發表若干、獲獎若干,著有詩集《你的影子》。詩觀:做一個行吟詩者,在人世間體驗生命帶來的痛苦和歡樂,用文字、用詩行編織出心靈的鼓,走著、敲著,哭著、笑著、抒發著。其實詩歌沒那么復雜,你哭了你笑了你吶喊了,這就是詩歌。詩歌不是誰家的,詩歌是大家的,當然也包括我。
責任編輯: 山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彩经网河内五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