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詠湘家蕩”全國詩歌大賽獲獎作品公示

作者:中詩網 | 來源:中詩網 | 2019-09-18 | 閱讀: 次    

  導讀:一、征稿主題: 詩詠湘家蕩。必須以湘家蕩為創作題材和內容的新詩。參賽者可網上搜索湘家蕩的相關情況。二、參賽題材: 僅限現代詩(不含舊體詩、散文詩),作品必須為原創,已經發表的作品參賽無效。三、作品數量: 每人一首詩,限30行內。


  詩詠湘家蕩”全國詩歌大賽征稿從8月15號到9月15號一個月內,共收到653位詩人的參賽作品,其中有效參賽作品526件。經初評委初選,共50首詩歌入選。隨后,入圍的作品全部去掉作者姓名,重新編號,交終評委匿名打分,按照得分排序,共評出一等獎1名,二等獎2名,三等獎3名,優秀獎20名。終審評委由著名詩人、詩評家葉延濱、商震、祁人、李犁、周占林組成。
  舉報投訴郵箱:
  根據大賽公開、公正、公平的原則,以上26位入圍作者及其作品篇目向社會公告,歡迎各界監督,若發現有抄襲、剽竊行為,或者已發表的非原創作品,歡迎來電來函舉報,經核查屬實的,將取消其參賽獲獎資格。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獲獎作品公示(排名不分先后。時間9月18日—24日):
 
 
在嘉興,當我寫到湘家蕩
                                         
王志彥(山西)
 
在嘉興,當我寫到湘家蕩
寫到江南水鄉,田園景色
兩千畝的水面,就成為一座城市的心臟
 
當我寫到畫舫,琵琶月
月亮灣的沙灘,東風已順著懷悅的筆管
描繪著湘家蕩的春色
 
當我寫到懷家亭館、綠蘿莊、北花園
就有明朝的繁華涌上浪花
對應著閃爍的星輝
 
當我寫到水上游樂,休閑度假
一派詩詞中的山水冊頁
鋪開了湘家蕩文化的無限瑰麗
 
當我寫到時光靜好,相河水清澈
就有蛙聲一片,稻香十里
交相輝映的燈火代替了我沒有寫出的部分
 
當我寫到“相湖八景”
在八月的湘家蕩,品茗、賞花、懷古
千年光芒為舊事,不換人間,等盡天下人
 
當我再次寫到湘家蕩,新時代的巨輪
在宏偉的中國夢里才剛剛起航
相河水浩大,生生不息
 
臨水帖
 
王唐銀(四川)
 
七月太短了,湘家蕩的一畝水
還沒抱夠,回家的月亮。越走越慢的油彩
漸漸有了醉意。風是彎曲的
柔軟的吃水線,位置一直在變
它的質樸,不善張揚
 
即使我知道,此刻觸動內心的一滴水
不是柔情蜜意。隔著一層紗的舊人
會指給我遼闊的天堂
45平方公里,江南的底色,被夜縫合
重彩的詩意,仍濃得發白
 
但我的獨白只有這么多
除了水,灌木叢,森林,流動的光影
把匆匆的腳步,折疊
大通道,大花園,大平臺,大繁榮
另一種波浪,最深處,也有了新的名字
 
光持續在閃耀,那些素描,也是必然的
所有的涌動之門都在打開
那滴水,也將被無限放大
一個動詞活著,贊美與慈悲就不停止
 
玫瑰園正在安放水花的蓓蕾
臨水的詩書,如雪,如流水的骨骼
夢依舊完好。湘家蕩有一條通達星空的路徑
你知道,那是唯一透明的翅膀
 
湘家蕩小景
 
徐柏堅(天津)
 
在深秋
隨著樹葉紛紛飄零
遠處的小鎮寧靜而淡泊
在異鄉,白色的水井和石橋
又那么似曾相識
散落天涯的游子衣履尚整
漂泊歸家的路途上
我扶籬遠眺,河面上升起一輪
彎彎的月亮
月光下,夜泊的小船不動
石橋還是舊時模樣
夜歸人踩在上面
就輕輕地響。
 
白鷺蘸湘家蕩水寫詩
 
 溫青(河南)
 
白鷺要寫的詩,都是波浪啊
藍色的,小夜曲的輕柔
睡眠一樣,在湘家蕩飄呀,飄呀
 
每一首都是藍色的
就攤在大地上,那些輕靈的游魚們
就是一枚枚文字
它們歡快地出發
 
它還要寫下什么
寫下湘家蕩大塊的藍天和白云吧
以羽翼傾身一劃
翅尖與湖面開出火花
一行行漣漪里有著閃亮的標點
波光之詩,入水即化
 
那些美麗生命,開始喧嘩
那些水草們頭頂的露珠
說出了一生唯一的一句話
便匯入了湘家蕩
成為一首詩中流動的朝霞
 
士大夫的江南
 
胡茗茗(河北)
 
好山水終究是養人的,也養詩人
我遠離明朝山水卻又靠近詩篇
看山依舊是山,嘉興不再是江南
是千帆過競后的波紋
我必須小心搖槳
不使體內的湖水和詩,漾出來
 
走不出的湘家蕩
懷家廳館,綠籮曲岸,東莊畫舫,園林橫塘
我已然在古意里活得波光粼粼目中無人
只余北方的松煙,南方的荷香
在文字中理直氣壯
 
隱在花瓣后的臉兒與紅酥手
偷取水鄉的壯美與閃爍,一串碎金子的笑
竟分不清哪里是湘家蕩的湖面
何處是中阮里的蘇幕遮與點降唇
 
駕舟,適逢暴雨,復有月光
月光從不需要江山
更無須長城護衛
士大夫們手提長衫,漫不經心
吐納千古長河,從任何水域切入流水
都能做到左手上游、右手盡頭
中間,裹脅多少千古風流
 
而江南之美,巋然不動
我與其對望已久,兩不相厭
畢竟是,風荷舉,散淡一壺酒……
到底是,八景秀,月滿湘家蕩……
 
湘家蕩:關于水的抒情
 
吳乙一(廣東)
 
在湘家蕩,水會說話。一開口
便是溫婉的江南腔調
——以漣漪,以蕩漾。水漲,潮落
如高士雅集,文人唱和
懷悅、沈思孝、沈世明、戚元佐、姚士麟……
依舊生活在詩詞歌賦中央
流傳了幾百年
 
水有記憶。亭榭之間,落日古老,流水古老
遼闊的倒影中,歷史和往事
有了新的歡喜
懷家亭館、柳莊、北花園……遍布清風花影
如遇見美好的人
——我有45.25平方公里的心動
和2000畝的顫栗
 
這么多年過去了,我依舊相信
這就是人生的圓滿:江南、水鄉、田園
風吹向水杉,吹向垂柳
菱花搖搖晃晃。白鷺遲疑又深情
當精嚴寺的鐘聲響起
有人走過廊橋,有人登上涼亭
仿若從夢中出來。又仿若重新回到了夢境
 
這么多年過去了,我依舊喜歡
回到湘家蕩,獨自坐在月亮灣沙灘上,看水
看行船??垂怅?br />人世溫暖。這一切,為我一生所熱愛——
花開,花謝。山水相逢
 
在陶醉的湘家蕩,簡略我多余的理想主義
 
祝寶玉(安徽)
 
把江南分開,變成江和南
把天空分開,變成天和空
把水波分開,一律向歲月傾斜,七星鎮是遼闊的器皿
承接一切天恩的雨露
 
必須在四月抵達湘家蕩,兩千畝油菜花盛開
金黃的詩心引領,飽滿身體的情愫
愈深入行走,愈加輕盈
這個時候,你要離開人群,選擇一條偏僻的密徑
推倒年齡的樊籬,步入春光的寧靜
如果我們能夠禪悟到什么,那都純屬偶然
 
漫步月亮灣沙灘,最好的時刻是黃昏
湘家蕩是時令的消聲器
堵住塵世的那頭,把時間的雙行道變成單行道
不許自由出入。用雙眸仔細擦拭星辰
在暮靄里認領我的鄉愁,心埃積了半生,是時候予以清除了
 
允許嘉興變得空蕩蕩,也允許湘家蕩的湖風
把人間吹涼。允許一個人孤獨地行走,沿著曲折的湖畔
尋找丟失的意義。也允許改變時序
直接從明媚的春天過渡到凋零的秋日,神傷湘家蕩
 
一切的有理有據
現在都變得無理無據。在陶醉的湘家蕩
簡略我多余的理想主義,把我變成一個凡俗的人,或漁翁,或樵夫
以湘家蕩的柔水,滌去我的疲憊
在這里我可以無拘地敞懷,也可以絕對的自閉
我熟識的萬物都在眠睡,高處的事物也都變得謙卑
 
湘家蕩
 
劉金祥(湖北)
 
嘉興,湘家蕩。月亮掉落了下來
允許我把這個倔強的詞給它,江南水鄉
花瓣開到這里,湖泊伸向這里,精嚴講寺
端坐在這里,閃著柔和的光
北花園里,一張晨報,被緩緩展開
握著我的手吧,談今論古,朽不朽?
這般情景,有時發生在采蓮亭上
我摘來的蓮葉,戴著薄荷色的闊邊帽
在長亭下打起瞌睡。我圈養的桑蠶
咀嚼著,鼓起皮囊尋找它的繁星
釣魚所,莊嚴,靜穆,坐實了水鄉的身份
天空和云朵時常出沒,濺出兩三家燈火
云蘿洲上,每粒沙都有獨特的面孔
至于誰給它命了如此浪漫的名,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里多么符合我的理想
世間的美景開放不斷,舉目之處
中間,還有大半個月亮灣
如果有月光,就幽幽地照著,向東方
 
以詩歌為素絹,慢畫湘家蕩
 
霜扣兒(黑龍江)
 
許我,以詩歌為素絹蘸染清水
慢畫一處水質江南,夢幻的羽毛飛落湘家蕩
水鳥低唱,它們以聲線為留白,牽住月亮灣作溫情落款
 
歲月浮白沙,如月色籠罩淺墨
鋪滿南柵老宅的案臺,還未轉身,舊閣樓已被晚風穿過
缸里有荷葉微動,仿佛深閨被掀了圍幔,呼喚故人
 
墻角有老苔,一叢叢厚著
從前的主人把名字寫入黃卷,從前的檐頭把星星
墜入天井,我用眼神相尋,得盡追憶之美
 
誰真的來了?月白長裙飄上邱家橋
手腕上柔光細膩,只一寸,就招來了烏蓬船
橋孔讓路,水起漣漪,神仙也不知她要游去哪里
 
而葦葉搖曳,閃出幾處水彩
以潑灑的姿勢顯現《詩家一指》的冊頁
尚未讀完綠蘿莊與北花園,雷聲忽送千峰雨
 
素絹起了波紋,恰如旅人遇見苼歌
多少亭臺順勢而起,在湖畔與塵世之間
傳送明代而來的影像,時光已老,唯佳話連綿
 
輪廊已成,湘家蕩平鋪一世寬袍
我以身影相付,印上垂柳依依。留一滴余墨
為午夜準備蟬鳴,留一句長吟,為來世留下今生

湘家蕩之戀
 
劉貴高(浙江)
 
一片水域,隨一葉悠悠扁舟漫卷
萬物靜默
湘家蕩的天空,藍得那么純凈
神性的草木,和緩慢的時光
輕撫你,溫潤如玉般的
素手
 
一卷經書,從一座寺廟展至心靈
佛光普照
我惶惑的靈魂,一路張望
空悲的仁慈,只為癡戀敲打
遼闊的湘家蕩,以圣潔
度人
 
最美的約定,照見了內心的光亮
湖風浩蕩
愛你時,你就是我的天堂
將你緊緊捧在手心,不離不棄
夜色下凝成三生三世的
倒影
 
一朵白云,稱出了愛的重量
一只蝴蝶,讓我看見了春天
 
湘家蕩,水鄉田園的大美詩篇
 
程東斌(安徽
 
湘家蕩從不仰慕大海的洶涌,遼闊的心胸攤開生態的水土
讓每一顆種子都落地生根,長成谷物,長成瓜果
長成水鄉田園的大美詩篇。湘家蕩不學沖決的河流
將內心的詩意和遠方,編成坐禪的蒲團
在微漾中打坐,任由慈悲的水滴,誦讀濟世的經文
 
湘家蕩,無風時像一面鏡子,翻看鏡像的人
如同閱覽湘家蕩的時光簡史
越來越美的容顏,契合了時光的嬗變
與一方水土對生態與潔凈的癡迷與恪守
泛起漣漪時,一只巨大的碗盞,就裝滿了珠璣
一定有逸出的部分——飛上枝頭的,變成累累碩果
田園低首的飽滿谷子,那是水滴穿上了黃金的鎧甲
 
湘家蕩鋪開一紙契約,清靈的字跡,橫排如詩
豎列似一根根裝幀線,將水鄉風光與浪漫田園,穿成
一幅波光瀲滟的畫卷。人在畫中游
踏浪之人,犁開湘家蕩層疊的卷帙,水花飛崩的聲響
代言了一個人幸福和感恩的絮語
 
垂釣的長桿用柔軟的影子,觸及到湘家蕩的內心
釣上來的是魚,也是一面湖養大的詞語與心跳
熄滅奔波的引擎,遁入汽車公寓將身體交給田園的人
傾聽蟲吟、蛙鳴以及一面湖的鼻息
天籟中的一次深度睡眠,讓一塊龜裂的心田
蓄滿了碧水,讓身體的田園,喚回了一顆漂泊的心
 
在湘家蕩觀察懷家亭館的四個角度
 
楊啟剛(貴州)
 
懷悅前輩,這個秋天,打馬跑過高原
我終于千里迢迢來到了您的時代
 
我是一位身陷紅塵的詩者
我蒼白的詩歌,早已打上了世俗的烙印
我知道,江湖上傳聞您鶴發童顏的柳莊
是心靈疲憊的歇息之地
 
我是一位落入當代凡間的古人
我不喜歡現代工業的嘈雜和傾扎
我崇尚自然與簡單,一柄佩劍
一冊詩經,一匹駿馬,便可行走天涯
 
我拜讀過您寫的湘家蕩文人雅集的《春興》
還子夜挑燈,品味過您的《過湘湖》,那時真好
吟詩作畫,暢懷寄興……那是何等的愜意啊
湘家湖畔,更是物產豐富,湖水清澈
 
懷悅前輩,我們開懷暢飲,吟詩作對吧
雖然這是一個心靈披上枷鎖,詩意漸漸沒落的黃昏
乘一葉小舟,我還要從四個角度飽覽您的柳莊
我更要從四個方向感受自然之美
驚嘆大地之美,觀望湘湖之美。
 
在載春舫,在耕云堂,在栽桑園,在采菱灘
這不僅是一個個地名,而是一個朝代豐腴的詮釋
清澈平靜的湖面上,我看到了一種文化
與湘湖觸為一體的,美景如畫的背影

湘家蕩棹歌
 
慕白(浙江)
 
江南水鄉,小橋流水
青磚灰瓦馬頭墻,湘湖八景
釣魚所、觀蓮亭、清風榻
白云窩、載春舫、耕云堂
栽桑園、采菱灘
 
旅游開發,建設景區,與美結緣
修橋、鋪路,均是積德行善
湘家蕩也造了很多橋,但不同于俗
橋渡人,橋亦是渡己,猶如蠶的一生
從吐絲到結繭,相望蠶山
蠶高潔,一生都在修行,直到化蝶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春筍白腐肉”,湘家蕩人愛吃魚
年年有余,魚必不可少,魚躍龍門
善變化,興云雨,利萬物
潮起浙江,龍,神異動物
舞動七星,舞動南湖,舞動嘉興
南湖即般若,智慧、吉祥如意
舞龍燈,自由歡騰和完美
龍的傳人知恩圖報,傳承中國傳統
蓋雀墓廟,修雀墓橋,愛在七夕
祥瑞之兆,百鳥翔集,鶯歌燕舞
 
湘湖有漁隱,花氣似酒醇
斜陽暮云,前村鳩喚雨,湖東去采蓮
園亭詩酒之會所,畫舫琵琶月
“一上高樓思不群”,何處賦詩談文
“簾卷夕陽吟對酒,窗臨流水坐看鷗”
詩家一指,且到今天湘湖清風坊
白云坊、采菱坊、觀蓮坊、載春坊
漁樂坊、栽桑坊、耕云坊
 
湘家蕩,嘉興的另一只眼睛
 
陳泰灸(黑龍江)
 
清晨 在相湖邊兒的樹林里
陽光也會迷路
輕拂湖水的垂柳
就像江南女子的纖手
吻一下湖波
就用遠古的小令
牽牢你的衣袖
油菜花從唐朝開到現在
好像從來沒有想到過結果
白鷺飛了幾朝幾代
依然沒有確定何時飛走
好長時間船已經沒有岸的印象了
雨霧中幾首詩詞決定潮漲潮落
五月燈會時躲在門內的姑娘終于出嫁了
紅船烏榜飛出湖東
懷悅和他的詩友們其實并沒有走遠
你細聽”八坊”里是否哼唱著“八景”的古韻
我躺在沙灘上仰望星斗
哪顆流星是我和湘家蕩的初戀
哪個恒星是我和湘家蕩不老的愛情
蕩舟相湖
我們用詩句擦亮嘉興的另一只眼睛
 
湘家蕩寫意


瘦石別園(江蘇)

有多少水面,就有多少畫意詩情
古老的湘家蕩,有遼闊豐沛之美

許多人和我一樣,為懷悅一冊《士林詩選》慕名前來
只等湖水漲滿柳莊,便掏出明朝的折扇
契合二千畝的敘事之美

九分蘆葦一分煙,八景外邊兩行船
用詩題湖的人,把流水還給流水
一行暖陽,一行煙雨,一行感激
另一行,留給醉翻吳語的悲喜
聽慣精嚴講寺鐘聲的老柳樹不說話,白鷺歇頂
定格澄明的絕句

水光緩行,清風雅意
隨處倒影,大寫滿湖意亂情迷
從來沒有那么多的詩人,在同一個湖上欲言又止
反復推敲水的光潔,桃的低語
押韻一縷炊煙,對接相湖慢的禪意
讓潑墨中的鴛鴦,指認雕花窗的嬌羞

沒有人愿意離開,或離去又回來
且取一瓢清澈釀美酒,叫湖上新月作留白
那時,優游湖上的人
潔凈得像隱喻

湘家蕩從來不缺詩歌,也不缺新鮮的吟哦
我看見,一個不認識的自己從湖底走上來
不穿長衫,不追蝴蝶
只想讓一聲韻白,交給湖水慢慢推搡
 
在湘家蕩目睹白雀自天而降
 
阿爐·蘆根(四川)
 
一個美好的地名,念著念著就會變成
百鳥翔集的動詞。念著念著
湘家蕩就會產生45.25平方公里鳥鳴的蕩漾。
 
在湘家蕩,白雀是百雀之母,蕩漾是湖水之母。
以水為魂,魂在蕩漾,以文為脈,脈在蕩漾。
綠籮莊、東莊和北花園——
在“雷聲忽送千峰雨”中蕩漾。
半墩祠堂在江南的雕梁畫棟中蕩漾。
高豐橋在纖繩上蕩漾。
佳詞麗句在懷悅“春興”詩的濃墨中蕩漾。
 
沈世明、戚元佐、姚允言、李日華、姚廷輔、
蘇秉衡、邱大祐、岑公琬、陳漢昭——
他們留下的文化氣韻
在“花氣醺人似酒醇”中蕩漾。在湘家蕩蕩漾。
 
在湘家蕩,你會發現蕩漾是一種力,是一種
明珠的璀璨之力,是開辟
湘家蕩大通道、大花園和大平臺的力,
是白臉官為官治田的力,是白雀治蝗的力,
是湘家蕩人創建文明富足和國家4A級景區的力。
 
在湘家蕩,你不僅會“載得南湖幾度春”,
還會目睹白雀自天而降,為初心和筑夢而鳴。
你要像拜謁清官和詩人一樣拜謁雀墓。
你拜謁雀墓其實是在拜謁湘家蕩區域
二次騰飛的翅膀。

 
相湖的身影,磨出素描之筆
 
陶代倫(四川)
 
天空藍過大海
白云酣睡在相湖
一眨眼,抓拍的一張合影
展開一幅水墨畫的意境
 
“雷聲忽送千峰雨”
仿佛浮現舊時光的影子
幾個明代文人,在“相湖八景”徘徊
各自書寫記游,做自己的驕傲
 
夢幻中漫步湖上走廊
閑坐水上涼亭
樹林浮在光中,青翠欲滴
任憑微風清洗肝腸的暗影
 
那些臨水而生的樹,臨水映人
湖面躍動輕松的民謠
低調微吟的繾倦
在透明的時間里,竊竊私語
 
時光是個偉大的神
把大時代無聲的部分
留在了這里
相湖的身影,磨出素描之筆
讓斟茶的人陷入回憶
 
相湖是最好的伴侶
湖的微笑從未被征服
詩和遠方潛伏于此
沒有急著發出自己的光
 
關于湘家蕩
 
錦衣夜行(河北)
 
我已習慣它的沉默
習慣它雨水充沛、大澤豐茂
寒鴉雁陣皆有枝可依。
我仍無法說服自己:按捺住虔誠
在相湖博大的景深里,蓄滿淚光 
 
對于湘家蕩來說,浮華已被流水帶走
曠野有風,在葦間來來往往
溫潤,愈發遼闊??倳胁槐挥X察的事物
捧著具象之美,朝向,低處的塵世、
高處的神明 道一聲:珍重
 
我  距畫境只有一步之遙,兩手空空 
可以搬來深深淺淺的綠,濃烈且分明!   
欣喜,卻喊不出聲,只有借助鳥鳴
接力生命的吶喊, 連綿、高遠
直至沖破天穹?;芈?,一一被鄉人認領 
 
今夜,我以花香煮酒。邀: 懷悅畫舫載月;
蘇平卷簾夕陽;繼山種魚養鶴;
姚士麟約雷送雨;朱彝尊把棹歌唱了再唱。
紛紛揚揚的文字在沉睡千年后醒來 ,
詩情漲滿相湖。漣漪,一圈圈蕩漾開去
 
誰也無法  將湘家蕩與這萬畝水域分開;
與這萬畝良田分開;與這萬畝森林分開。 
只有將自己交付其中,投入世上最平凡的愛,
繁衍出樸素和生動,才能,打磨出蓮瓣微光;
才能,真正成為湘家蕩幸福的一部分
 
在湘家蕩蝸居的幸福
 
宋小銘(浙江)
 
當我寫下湘家蕩三個字,內心的蝴蝶開始顫動
月光浮上來,湖水蕩漾,一只夜鷹盤旋著
歸隱樹林。筆直的水杉,落葉松和烏桕
安靜地蟄居歲月。我想起母親年輕的樣子
她哼著搖藍曲,挑動燭火,更大的雨點撲窗而來
 
仿若時光靜止。緩緩駛出村頭的白馬
和馬背上的少年,正以飛翔的姿勢徐徐歸來
此時天空明亮,人間的廟宇可以再低一些
低一些。讓那些虔誠的靈魂得以安詳
風吹草動。湘家蕩已打開懷抱,有十萬畝深情
 
迎接和包容。湖水不妨再藍一些,藍得通透,藍得純粹
猶如孩童洗滌過的眼睛,尋找大地的尾音
尋找生命詩篇里,愛和希望的永嘆調
而那些落在舊時光的歌謠,此時又被輕輕彈唱
栽桑圃,清風榻,耕耘堂,采菱灘……
 
昨天還在沉睡,收藏著古老夜色和車馬的橋埭老街
今天正以驍然的姿態奔赴時代的潮流,去點燃命運的燈塔
或許我們都是一群被幸福寵壞的孩子
在湘家蕩這片自由的土地上,赤足奔跑,或放聲歌唱
聽取蛙聲,然后俯首寫下十里荷花
 
如此靜好。在湘家蕩幽深的湖水里
在精嚴講寺澄靜的鐘聲里,沉寂體內多年的
種子,開始蘇醒,蠢動,并以澎湃的聲響
抵達這盛世,和庸常
 
走進湘家蕩
 
柳思(浙江)
 
來湘家蕩轉水
始于相湖八景,又回到相湖八景。
你所親歷的,就是導游捧出的迎賓花環。
 
最是堤岸的金柳牽引你。
如果你不曾停息,
身影飄過的就是湘家蕩佩戴著的最美項鏈。
 
而你的真心才是那枚吊墜。
 
無論從靈光寺到靈光寺;
還是從精嚴講寺到精嚴講寺。
 
無論是左一圈還是右一圈。
只要在湘家蕩,都是圓滿。
 
也可以一步都不走,哪兒也不去,就站在湘家蕩邊發呆:
面對單純的湖水,拋盡復雜的私念。
 
然后讓天上的太陽,花一天時間把我的影子,
慢慢,慢慢從水中轉上堤岸。
 
轉到最后,在秋日最早的陽光中,七七四十九個輪回,
被你走成了海角和天涯。突然,
你立在小鎮的農舍旁,用詩歌的口吻向她深情告白:
 
湘家蕩,我哪兒都不去了!

 
 
相家湖就是湘家蕩
 
海湄(海南)
 
很久很久以前在相家湖上,詩人游湖
碰到雷雨,他們各自作詩一首
他們把相家湖寫成佳話
流傳給現在的我們
 
我來湘家蕩時,沒有雨也沒有雷
湘家蕩像一面天地間的鏡子
云、雨、花、蝌蚪、燕子
與相家湖時一模一樣
真誠的時光,把相家湖送回了湘家蕩
 
湘家蕩,是姚士麟們的詩意
是“花氣醺人似酒醇,東風隨處掃香塵”
是翹檐秀廊的亭臺樓閣,是咿呀小船載來的吳儂軟語
是繡娘,是絲,是蠶,是繭,是桑麻,是琵琶
是老去的槐花送來的歷久彌新
是我許久前的一縷相思
是情意綿綿的湘家蕩
 
親愛的,我在你彎曲的長睫毛上
草尖上掛滿了新鮮的露珠
我們之間的每一個回應
都是互相的愛慕、堅持與對峙
這一天,也將作為平常的一天路過人間
 
高豐橋
 
魯緒剛(陜西)
 
像是當年的纖夫,依然彎著腰
在湘家蕩,一波一波翻著時間
仿佛將要沉沒于蘆葦和游客的張望里
我們聽到,唐或五代走動的腳步
越來越遠,我們能夠從湖水的靜謐中
看見前世和今生,漣漪擴散
又漸漸平靜,我們
能夠真正看清湖水中自己的面容嗎?
 
天空越來越低,輕風走過橋孔
彈著歲月的琴弦,演奏豐收的場景
或者將記憶貯存每一根纖繩
而內心的另一座橋依然橫跨在我們之間
它的若隱若現,它的根深蒂固
雖然經風雨斑駁,一直沒有坍塌
 
湘家蕩的九月沉浸在桂花的香氣中
高豐橋上石頭的呼吸,已經不那么沉重
如果它彎著的樣子化為彩虹
有那么多的人和事從它的身上踩過
并且置身在江南
嗅到湖泊濕地,而橋石磨得發亮
 
湘家蕩夜月的詠嘆與冥想

馬冬生(河南)
 
我第一次來到湘家蕩,已人到中年
月還是有陰晴圓缺,我還是做不到波瀾不驚
 
掛在柳梢的月和浮在湖面的月沒什么不同
而落在心里的月,卻抹不去太多的感慨
 
林蔭小道上沒有一個我認識的故人
所有用舊的月光,我只能拋給湘家蕩滌洗
 
圓月是另一個世界的我郵寄給湘家蕩的信
輕輕吟誦,夜會變輕夜會變軟夜會帶著我飛
 
我也是一位文雅白凈秀氣的年輕書生
落在湘家蕩的月光,矯正著我詩里的暗疾
 
我只給一個人打傘,遮擋雨雪風霜
我的娘子,有湘家蕩一樣的皎潔心
 
有月的湘家蕩是美的,無月的湘家蕩也是美的
長年值班的柳,最懂湖水的心思
 
不會因為湘家蕩的美,月只圓不缺
我要用余生,把心中的殘月遼闊地點燃

蘸水,寫相湖
 
張竹林(河南)
 
蘸一滴湖水,筆尖淡暖
執筆,與相湖的一場相遇
寫舊的明韻清辭,與曾許下的荷間小令
安靜中翻閱“雷聲忽送千峰雨”
循著幽幽墨香,在明代的石頭上
閱讀,相湖八景
 
懷家亭館、綠蘿莊、東莊
北花園,聽一曲箏音
我的字,不小心落入湖水
驚擾了,相湖打坐的時光
心動的片刻,有風、有雨,還有
長成云煙的裊裊夕陽
 
一份纏,絲絲??|縷
那一滴落入湖水的墨
半明半媚,萬般繾綣
一份綿,恬恬。淡淡
攀援著,追夢的情懷
靜默,溫婉。
 
天涯,咫尺。咫尺,天涯
昨日的光陰,看一幀幀古詩,古畫
時光。慢慢恢復著原色,而又
超越原色。翻開,折疊的韻腳
從遠方步來。我的溫,你的暖
在詩意里,盛放滿湖的清歡
 
素描湘家蕩典雅辭章,或流嵐
 
蘇要文(福建)
 
在觀蓮亭,在清風榻,白雪窩
醒著,做江南水鄉的夢
相湖八景,依然縈蕩著田園小調
人文薈萃,仕途商賈經典風華
 
懷家亭館,綠籮莊,東莊,北花園
典雅辭章或流嵐,從生活的考量
遷徙,南來北往。漾動的氣息,宛若
南飛的燕子,銜著,春天的呢喃
 
一本莊園風潺湲著。那柳杉,那香樟
那荷塘,那葦草,那脫俗,艷抹的桂花
吳儂軟語,泄露了鮮為人知的秘密
 
《琴賦》靡靡猗猗。水墨的渲染
依約的葳蕤。桃源的奢望,寄寓一爿
翔云迤流。是否珍藏著倦鳥歸巢的棲居
是否聒噪了富紳御使曾經的夢
 
耕云堂,栽桑圃,采菱灘的余音繚繞
住著風雨,住著緩慢的日子
刀槍劍戟聞雞起舞,和一朵闖蕩天空的
霞彩,和一只向往自由的和平鴿
 
我在他們身上,打探湘家蕩歷史的下落
爾后,必須回到燈下,回味七星橋
意蘊深長,回味懷悅隱居生活前因后果 
 
 
在湘家蕩,我只聽從美的召喚
 
季風(江蘇)
 
愛你,我不以虛擬的大海名義
我只以我小小的胸膛
 
在湘家蕩,我拋棄所有詞語和邏輯的組合和演繹
我只聽從美的召喚
在她的領地,我喜歡被一湖的風兒領著走
風走到哪兒,我就跟著風被吹到哪兒
碧藍、起伏、寬闊
湘家蕩的身體藏有多少個秘密
我就有多少遍追問
 
天暖了,一粒粒芽率先在柳枝上張望
然后,沿著春天的方向奔跑
蒹葭蒼蒼,一叢叢菖蒲齊刷刷地站起身子
哦,它們在向我們行禮——
湘家蕩,你臉上泛起的大美和大愛
仿佛湖區人幸福生活的模樣
 
秋夜的風,一不小心把我吹到了堤岸上
我與石頭們肩并肩地坐著
坐久了,我也坐成了一塊護坡的大青石
我們手攙著手,用加長的手臂
把湘家蕩萬頃湖水緊緊摟在懷里,摟在懷里啊
 
彩虹始終在天上忙著趕路
波浪是個豪放派,在遠方不管不顧地直抒胸臆
今日,湘家蕩有大格局大情懷
而我有小愛小鄉愁
 
責任編輯: 山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20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彩经网河内五分彩走势图